中山大学学生会致歉 教育专家:痛点仍在高校行
2019年-01月-05日 12时:21分:09秒

  7月20日,针对任命百名“正副部级”学生会干部一事,中山大学学生会微信号发布说明,称:“在 公告中,我们错误使用了级别的表述,对此深表歉意。我们诚恳接受大家的,并将认真反思、改正 和完善自身工作!感谢广大师生、校友和社会的关心、和帮助。”而随着舆情的进一步发酵, 网上观点也主要分为两派。

  在学生会任命出来后不久,狐度工作室《中山大学学生会百名高级干部 对大学的绝佳》一文成为大多数网友呼声最高的文章,文中提到:“学生会不能真正代表学生去争取正益,沦为高校行政化的傀儡,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文中将学生会看作夺利的名利场,认为学生会不去学生权益,反倒成为校方干预学生的“帮手”,而这种评级则可能带给学生干部“保研”“留校”等优势。网友陈迪Winston也留言认为:“‘青年要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做大官’言犹在耳,这边一家大学学生会的正部级副部级们简直就是要管理一个国家的样子了。年纪轻轻就活出五六十岁人的架势,真棒!”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学生会作为一个组织,有一定的制度层级是无可厚非的。十年砍柴在文章《为中大 学生会说两句:孩子是世界的投射》中提到:“我以为确实不必对中大学生会做过于严厉的。 无论中外,大学学生会就是‘准’,学生官员在这样的‘准’中做一种的演习,当然要有 参照系。中国学生参照中国的,美国学生参照美国的。孩子的游戏是世界的影射。大学学生会的干 部,大多超过18岁,成年了。但他们尚未进入社会,学生会也不是正儿八经掌握管理社会的机构, 我们完全可以看作是孩子们在玩‘游戏’。”很多中山大学的学生也出面解释,一位曾任中山大学 学生会副部长一职的同学说:“我也觉得整出一堆‘专员’、‘总监’、‘主任’确实有些僵硬,我在任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花样,但是所谓‘官僚化’、‘学生官’等现象完全不存在,-部长-干事模式只是为了方便管理,利于成长。”针对评级有可能享受的特殊待遇,也有学生会在接受采访中表示:“部长没啥福利,有时候还要倒贴钱。”

  无论中山大学学生会究竟有没有“官僚化”,一个小小的“级别”表述,却实实在在引起了巨大的反映,对此现象,记者采访了著名教育学者熊丙奇,他认为,这次事件标明学生干部级别的做法,与我国任命高校校长时后面标注级别是类似的,“整个学生会的工作方式、组织架构、语言方式已经把这一套学得非常熟了,这其实是高校行政化在学生身上的投射。”熊丙奇认为,高校行政化其实早已诟病了,中山大学这次事件不过是这个社会问题的一个缩影。

  据了解,我国高校因为众多历史和现实原因,存在明显的“行政化”特点,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大学校长拥有等同官员的行政级别。近年来,国家层面也认识到高校运行行政化和化所存在的弊端,分别在2010年发布了《国家中长期教育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2013年发布了《中央关于全面深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5年发布了《教育部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等文件,均提出逐步取消学校行政级别的举措。2017年4月6日,教育部等五部门发布了《关于深化高等教育领域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提出了:“鼓励高校推进内设机构取消行政级别的试点,管理人员实行职员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