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度丨三文鱼新标之争 消保委要替消费者狙击行
2018年-11月-28日 11时:51分:43秒

  上海市消费者权益委员会8月21日举行研讨会,召集专家、企业、消费者代表、 代表研讨诟病的所谓三文鱼新标准草案。中国水产加工与流通协会作为标准起草方参与这次会议,它们执意认为虹鳟也该划入三文鱼概念,而社会代表这一“”的做法。

  上海消保委召集的这个会议很及时,它结束了水产协会此前自说自话的局面,将三文鱼定义扩大化解释的做法推进到准的议事日程中,这对凝聚中大比例的反对意见很有好处,对于防止水产协会将行业标准上升为国家标准、进而给消费者,起到了作用。

  我们需要理清一个时间线,三文鱼话题之所以热烈,起源于青海淡水养殖的“虹鳟三文鱼”大量进入市场,因为虹鳟带有的寄生虫可能造成恶性病例,引起消费者不安,导致虹鳟养殖受挫,而水产加工与流通协会被怀疑是为了解决虹鳟的,试图利用改变三文鱼定义,进而虹鳟市场。

  换句话说,“虹鳟是不是三文鱼”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它很可能是虹鳟养殖及流通的利益小集团摆脱市场困境的一个手段。他们面对消费者质疑,不是采取更严格养殖降低寄生虫风险、尊重消费者知情权,反而利用协会的游说功能,想要标准,将生产者的被动局面转变为主动。

  迄今为止,虹鳟“变身”三文鱼之争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网络虹鳟的寄生虫风险,第二阶段是水产协会使出挪移,现在是第三个阶段,那就是消保委要代表消费者正式面对的行业阳谋。就此而言, 上海消保委开了一个好头,其他地区的有关部门应该跟上。

  三文鱼不只是约定俗成指的是大西洋鲑鱼,虹鳟与三文鱼的英文名完全不同,青海养殖业试图蒙混过关的团标包含着勃勃野心,亦即:将三文鱼认定是民间叫法,然后通过定义产地来共享“三文鱼”称号,从而让虹鳟登堂入室,达到国际标准的目的。

  在第二阶段的争议中,有认为水产协会制订标准要考虑,凤凰彩票平台官网这些基本上是无效的劝解。青海养殖业协会与中国水产加工流通协会共享行业利益,它们根本就没有吸纳的动机和动力,制订那样差劲的标准就是要,否则根本不能。

  什么是三文鱼?虹鳟又是什么?这些鱼类种属上的区别,早就有科学界定,根本不接受中国行业特色的解释,也不该接受。但问题在于,面对行业协会挟而三文鱼定义的做法,消费者无法在政策议程上,这就需要消保委代表给予有力的反驳,否决这种的行为。

  对于虹鳟养殖业者试图搅浑水,让虹鳟攫取三文鱼名号,消费者是一清二楚的,消费者知道水产业者的真实意图,而后者也知道消费者知道他们的阳谋,但消费者除了需要对指虹鳟为三文鱼说“不”,还需要确定的打败它。消保委或者消协作为消费者的后盾,可以发挥作用。

  目前来看,虹鳟生产流通行业似乎志在必得,所以在 上海参加研讨会面对质疑时,继续说出不可思议的话,比如“人体是酸的”来消除淡水虹鳟和海水三文鱼的区别,用“三文鱼和虹鳟同样有寄生虫”来淡化生食虹鳟风险,已经到了把虚假毫不费力当作真实的地步。

  总的来说,不必再浪费时间,跟水产协会纠缠细枝末节,三文鱼的科学定义与全球标准早已稳固,面对中国水产协会为青海虹鳟养殖业者背书的做法,消费者的不满早已沸腾。 上海消保委从政策制订的角度吸纳反对意见,如果能起到狙击团标于消费者的阳谋,那是消费者所乐见的。

  我们不是要盲目地虹鳟养殖,只是希望养殖或流通业者能认识到,正视可能的安全风险,尽一切可能地消除寄生虫,只要安全同时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虹鳟自然会有自己的市场。相反,像此前这样想着三文鱼定义而起到消费的目的,损害的是行业信誉,就算一时抢到“三文鱼”的名字,终究也走不长远。